百七

文学生/pre-law/Cherik&Fassavoy迷妹

天启上映前三天的迷妹心理活动

三、
最近的我异常激动,今天更是在自习室从十二点半坐到了七点半完成了double mission。太可怕了,迷妹的力量......教授如同袋鼠一样,有着可爱的外表和凶暴的力量,就像袋鼠永远坚定不移地前进,皮毛温暖包容一切(哪怕不是同类)。我好想为他写一首诗,然而语言文字如此苍白无力;我想为他流泪,然而个人的感情哪比得上神灵苍生?我就像接受了名为信仰的针剂注射,平静却颤抖,充满进化的力量和决心。明天也要继续努力啊[流泪]

二、
下课!耶!惯例take some Prof. X。很多人都说教授是无欲无求的圣人,可是他其实只是比别人承受得再多一点、更多一点。看待事物不同的方式让你成为不同的人:拥有telepath的读心能力对于某些人来说是扰乱思维杀害自我的负担,对于他来说却是强健心智体察众生的翅膀。有时候人们会用“天使”这样cliche到地狱的愚蠢词汇形容意义重大的事体(比如初恋),教授是整个世界的初恋。就像千秋大大文里说的,人们在尚未意识到自己爱他的时候就想要与他重新开始了。今天也要充满力量地温柔前进呀!

一、
明天就可以看天启了我激动地来上了三年来第....反正屈指可数的听力课。好几年前我第一次看EC文(当然是XFC时代)里面描写小教授的唇rozzy red,这个image太强烈以至于我现在都能午夜梦回。我很能理解老万面对教授时的愤怒,仇恨让你意志坚强,离去让你百孔千疮。他可能也会觉得好笑,他生于教授的坚定,也伤于教授的坚定。所谓的“My love embodied in my scar”吧(??)。我一直觉得老万和教授是非常正统的诤友和灵魂伴侣,说实话很多时候爱情和亲情都做不到。伯牙子期不一定是同生相吸同气相求,知交也许分道扬镳江湖不见。但是默契与理解(也许不赞同)是最可怕的羁绊,他们完全不同,但却那么相似。这应该才是人类与人类交往的终极目的,不是为了“永恒陪伴”,而是为了“纵使别离”。

零、
妈妈我爱他们一辈子QAQ